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大连百姓网兼职 >> 正文

[天涯]狼爱上羊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盛夏,悬在透蓝天空上的火球般的太阳,热情地亲吻着大地,将大地吻的滚烫滚烫的。

走进七月,就好比走进了一幅绝世的风景画里,虽热,却美。一池荷叶伴着水中的清影摇曳生姿,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,像一个个害羞的大姑娘,藏在荷叶之中,当荷叶随风舞动的时候,它们便露出了一个个粉白相间的小脑袋,像是在偷窥他人的隐私一样。轻风亲抚过一朵朵盛开的荷花,片片花瓣像被迷离了心窍一样地纷纷落入水中。片片粉色与白色的花瓣交错着飘在水面上,像一弯弯小船,正向着心里向往的方向行驶着……

然而,在这样优美的环境下,却有一个人在独自悲伤着。此时的她,感觉自己活得真够窝囊。曾几何时,她是如此自信,她总是向着自己看准的目标前进着,自己下定的决心,没有一次落空。曾几何时,她活的是如此灿烂,从来都是昂首阔步地前进着,自己每一步路都没有走偏过。可是如今,她却做了让自己痛恨自己的事情,虽然她得到了原谅,但她的自责依然半分不减。心,像电影回放似的,不由自主地回到了那年那月……

人间四月,季节如斯。温柔的阳光,洋洋洒洒地照耀着大地。婀娜的柳枝,在碧水中向着叠翠的山峦传着情。争奇斗艳的花朵们姹紫嫣红,在这思念葱茏的四月,处处芳菲浸染,这真是个春意酥怀的四月。狼诗语就是在这样的美景下与杨天涯相遇的。

一下课,杨天涯便拿着早就准备好的一个画夹,骑着自行车,快速地赶往紫霞谷,他的养父沈水波还在那里等着他呢。

周五下午他只有一节课,他的养父说了在紫霞谷等他,让他带着画夹到紫霞谷写生。他的养父沈水波是他们学校的校长,已经快五十岁了,平时没事了就喜欢写写画画。他的养母于茜华在市一医院当副院长,她总是把自己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交给了工作,是一大忙人,也因为工作原因,错过了最佳的生育机会,到后来想生孩子又生不了了。在他小的时候,他的父母出了车祸双双身亡,他便被没有孩子的养父养母收养了。他们对他十年如一日,可谓很是细致周到,如果他当时不是已经记事了,也不会相信他们不是自己的亲身父母。

杨天涯今年二十二岁,大学毕业后,他便留在了养父办的私立中学任教了。他要把自己所学的知识,拿来回报养父多年的精心培养,为养父分担重任。

“呜……妈妈……呜……”这时候,刚到达紫霞谷的杨天涯,没有找到自己的养父,只听到一个小女孩儿的哭声。他寻声望去,只看到,就在前面的草坪上,一位年轻妇女躺在地上急促地呼吸着,一个穿着花裙子,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儿正不知所措地哭喊着。他赶紧将自行车停好,跑到小女孩儿身边。因为养母是医生的关系,家里有不少的医书,他没事儿的时候也看过一些,多少懂得一些病症的特征。

他看那妇女手捂着胸口,急促地喘着,很像是心脏的问题,于是想要问那妇女有没有随身带急救药。可是那女的刚抬起头,便两眼一闭晕了过去。

这时候,杨天涯的养父沈水波开着小轿车来了。他因为有些事情,本来已经快到了,又返回去办完事情了才来。他刚停车,就看到杨天涯正在对着一位年轻妇女说着什么,随后看到那妇女晕了过去,他连忙过去问杨天涯,这是怎么回事儿。杨天涯就和他说了自己的猜疑,沈水波说:“这种病不能耽搁,我们还是快点儿把她送医院吧。”于是,他们就把那妇女和那个小女孩儿一起抱上了沈水波开来的小轿车上,用最快的速度往离这里最近的医院开去。

到了医院门口,医生已经在接了他们求救的电话后等在门口了。杨天涯连忙把那位妇女抱下车放在急救车上。医生快速地推着,躺着那位妇女的急救车,往急救室跑去。那位小女孩儿,看到自己的妈妈被医生推走了,就哭着追了上去。

杨天涯赶紧追了上去,将那小女孩儿抱了起来,用温和的声音哄着她说:“小妹妹,别怕,你妈妈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
那小女孩儿满脸泪花地看着杨天涯哭泣着说:“大哥哥,我要妈妈,你带我去找妈妈好吗?”

杨天涯安慰着她说:“好,我这就带你去找妈妈,妈妈会没事儿的,别害怕……”

急救室门口,杨天涯抱着小女孩儿,与沈水波一起坐在靠墙边的椅子上。看着关了很久的急救室的门,小女孩儿已经停止倾泻的眼泪,再次流了出来。她抽泣着问杨天涯:“大哥哥,妈妈会不会死啊?”

杨天涯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,将她搂在怀里安慰道:“别怕,妈妈不会有事的。”

这时,急救室的灯啪地一声关了,急救室的门应声而开,一位男医生边揭开脸上的口罩,边走了出来。杨天涯抱着小女孩儿,跟着沈水波迎了上去。沈水波急切地问着医生:“医生,她没事儿吧?”医生叹了声气,摇了摇头,转身离开了。小女孩儿知道自己的妈妈死了以后,哇的一声,大声地哭了起来。

杨天涯安慰小女孩儿说:“小妹妹,不要哭,妈妈没有死,妈妈是去了一个叫天堂的地方治病去了,妈妈会每时每刻都在天上看着你。乖,别哭,你哭了妈妈会很心疼的,妈妈一心疼,病情就会恶化了……”小女孩儿一听杨天涯的话,立马不哭了,她抽泣着任杨天涯帮自己擦干眼泪。

因为沈水波与杨天涯并不是死者的家属,在这宗突发死亡的人命案里,沈水波与杨天涯被警方严查,在医生证明死者的死因后,沈水波与杨天涯才得以脱去嫌疑之罪。同时警方彻查出死者属于军属遗孀,而死者除了还有个幼女之外并无任何亲人。如此,小女孩儿,也就是死者的幼女,该作何处理?

小女孩从被杨天涯抱在怀里后,便与杨天涯寸步不离,不论杨天涯说什么,她都拉着杨天涯的衣服不放手。在得知警方要将小女孩儿送进孤儿院时,沈水波便找到警方的领导,表明想要领养小女孩儿的意愿。沈水波在这个地界上也是一位众所周知的、乐善好施的大善人。如此这般,他自然顺利领养了小女孩儿。

小女孩儿名叫狼诗语,今年五岁。长的粉雕玉琢,圆圆的小脸蛋儿上,一双像会说话的大眼睛,小巧玲珑的鼻子下面一张粉嫩的小嘴儿。在这个世界上她除了和自己的妈妈亲近之外,从小在孤独中长大的她,就算在幼儿园,也不喜欢与任何小朋友一起玩儿。而除了妈妈之外,也只有她面前的这位长的很是亲切的大哥哥对她最好,所以,妈妈去了天堂看病以后,她就一直跟着这个唯一给了她安全感的大哥哥,说什么都不放手,就怕这一放手,大哥哥也离自己而去了。

从狼诗语成为沈水波的养女后,她便每天除了上学之外的其它时间,都像一条小尾巴似地跟在杨天涯的身后,就连每天晚上睡觉,也都非要跟杨天涯睡在一张床上。

杨天涯每天晚上都给狼诗语讲童话故事,哄狼诗语睡觉。早上起床后,还帮狼诗语穿衣服梳头发。周末了还骑着自行车,带着狼诗语出门兜风,或者去野外写生,如此,狼诗语更加地依赖杨天涯了。

这样的生活,专眼就过了七年。这天下午,狼诗语放学被杨天涯接回家后,突然感觉到肚子不舒服,便去了洗手间。

过了一会儿,狼诗语流着眼泪从洗手间出来了。杨天涯看到狼诗语哭了,就担心地问狼诗语:“诗语,你怎么了?”

狼诗语抽泣着说:“哥哥,我要死了……”说完就伤心地哭了起来。

杨天涯一听,担心地问:“你到底怎么了?怎么这样说呢?”

狼诗语难过地说:“哥哥,我拉血了,我要死了,我再也不能跟你在一起了,怎么办?”

一听这话,杨天涯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。他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,都怪自己这些年太宠她,什么都依着她,害得她长这么大了还什么都不懂。其实他说过好几次让狼诗语自己睡一个房间,只是每次狼诗语都哭着不睡觉。他经历过与父母的生离死别,他知道没有妈妈的孩子心里有多难过,他心疼她从小就没有了妈妈,为了不惹她哭他也就随着她了。

杨天涯从书房找了一本医书给狼诗语,他让狼诗语在家边看医书边等着他买东西回来,说等一会儿他回来她就能好了。狼诗语听话地坐在家里等着,只要不死,只要能跟哥哥在一起,哥哥说什么她都听哥哥的。

半个小时后,买了东西,又故意在外面转了一圈的杨天涯回来了,他把自己买的东西递给了狼诗语,狼诗语红着脸接过了东西后,就去了洗手间。

这一次,杨天涯给狼诗语收拾了房间后,狼诗语什么反对的话也不说了,乖乖地一个人睡一个房间。

二十九岁的杨天涯,一米七二的个子,国字型的脸上,略短的眉毛下是一双双眼皮的眼睛,鹰勾鼻,不厚不薄的嘴唇,长的虽然不是很帅气,但他成熟稳重,且才华横溢,依然很得女生的亲睐。只是他一颗心都扑在工作上,从来没有把心思放在儿女私情上。因此,对他有爱慕之情的女老师们,也都在他的不解风情之下,对他望而却步。

杨天涯的养母于茜华很是操心杨天涯的婚事。有一个周末,她邀请了医院的一位护士来家里做客。这位护士长相清秀,善解人意,温婉大方,平易近人。她在于茜华的手下工作,已经三年了,于茜华很是喜欢她。

于茜华先一天晚上,就和杨天涯说好了邀请那位护士过来的目的,杨天涯本就很孝顺,他也知道,这些年自己没有好好谈个女朋友,养父养母都很操心,于是他也很用心地对待这次变相的相亲。

当那位护士来到沈家的时候,是杨天涯去开的门。门一打开,杨天涯便感觉眼前一亮,眼前的女孩儿浓眉大眼,眼带笑意,是一位小巧玲珑得可爱的女孩儿,他情不自禁地,第一眼,就对眼前的女孩产生了好感。

席间,于茜华很是热心地为那位护士挟菜,并在饭后示意木纳的杨天涯陪人家聊天儿。杨天涯得到养母的提示后,很是热情地招待着那位护士。

看着杨天涯对别的女生如此热情,12岁的狼诗语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儿,她故意‘很热情’地给那位护士端了杯饮料过来,可是那杯饮料却被她‘不小心’地泼在了人家的身上。

杨天涯第一次责备了狼诗语。狼诗语见杨天涯居然为一个外人责备她,心里更难受了,她哭着跑出了家门。杨天涯只顾向那位护士致歉,忽略了狼诗语。一直到晚饭的时候,他才发现狼诗语不在家,他没有想到狼诗语,是因为自己几句责备的话就离家出走了。

杨天涯和他的养父养母都没有吃晚饭,四处寻找着狼诗语。找了一个晚上,都没有找到狼诗语的踪影。

疲惫的杨天涯来到狼诗语的房间,在她床头柜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日记本。这是一个新的日记本,日记都是狼诗语最近才写的:

5月29日:今天我是一个大女孩儿了,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,无知的我以为自己就要死了,我不怕死,可是我很怕再也见不到哥哥,我很爱哥哥,我不能没有他。

6月1日:幸好哥哥懂得这些知识,他这么细心地用这种方式让我懂得了我不懂得的生理知识,也让我明白我自己已经长大了。我是个大女孩儿了,不该一直跟哥哥睡在一起,昨天哥哥再次给我收拾了房间,我便没有再无理取闹。哥哥,这些年你对我的好,我一直都记在心里,我爱你,等我长大了,我要做你的新娘,永远跟你生活在一起,永远不分开。

6月2日:今天听到妈妈跟哥哥说的话,我很难过,我好害怕。如果哥哥真的相亲成功,跟别人结婚了,我该怎么办?真的很希望哥哥不要喜欢上任何女生,如果哥哥真的喜欢上了别人,那我活着也没有任何意思了。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,我就去找妈妈,去我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,找我的亲妈妈……

看到这里,杨天涯已经明白狼诗语可能去什么地方了。他和养父养母打了个招呼后,就下楼开车向紫霞谷的方向,急速而去,此时天已放亮。

杨天涯刚到紫霞谷,便看到了狼诗语。他慌忙打开车门下了车,奔向狼诗语。此时的狼诗语,头枕着胳膊躺在地上,身体卷缩,脸上还挂着泪珠儿。杨天涯心疼地将她从地上抱起,她似乎感应到了杨天涯的存在,紧紧地抱着杨天涯,窝在他的怀里,依然闭着眼睛流着眼泪说:“哥哥,你不要诗语了吗?你不要丢下诗语好不好?”

杨天涯心疼地哄着狼诗语说:“诗语乖,诗语不哭,哥哥不会丢下你的。”

听到杨天涯的话,狼诗语才幽幽转醒,她抬头看到杨天涯,眼泪流的更欢了,她伤心地抽泣着说:“哥哥,你不要诗语了是吧……你为别的女生骂诗语了。”说完大声地哭了起来

杨天涯心疼地哄着狼诗语:“诗语乖,诗语不哭,哥哥永远都不会不要诗语,都是哥哥不对,哥哥不该责备诗语……”

狼诗语听了杨天涯的话后停止了大哭,她流着眼泪,抽泣着说:“哥哥以后不要再对别的女生好了好不好?哥哥等诗语长大,诗语做哥哥的新娘,好不好?”说完,期待地看着杨天涯的眼睛。

杨天涯看着泪眼朦朦的狼诗语,心里心疼极了。这丫头太任性了,她根本就不懂自己在说什么。虽然他心里这样想着,但他还是跟狼诗语说:“诗语乖,哥哥以后只对诗语一个人好……”听了杨天涯的话后,狼诗语破涕为笑。杨天涯便抱起狼诗语走向车子。

自从狼诗语离家出走过一次后,杨天涯再也不跟任何女生有接触,不论谁给他介绍对象他都婉言拒绝。他打算这辈子不结婚了,只要诗语开心,他就一辈子不结婚,他就像一个父亲,为了自己的孩子不被后娘虐待,便决定终身不娶。

开封癫痫医院哪里好
海南专业癫痫医院
到底如何治癫痫病呢

友情链接:

讹以传讹网 | 跳舞游戏 | 世界之最大的蛇 | 东城小升初 | 百花缭乱无修 | 九一八事变经过 | 新科空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