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九一八事变经过 >> 正文

【丁香】最好的结局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01.梁浩天

下了班,雨菲疲惫地打开房门,用力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,然后换上了一双舒服的棉布拖鞋。把自己深深埋进柔软舒服的沙发里,接着又随手拿起遥控板儿,打开了墙壁上那个超大屏幕的液晶电视机,电视里面她最喜欢看的《琅琊榜》正在如火如荼地播放着。

随着大气的音乐响起,胡歌扮演的“梅长苏”出来了。梅长苏那如剑般的眉宇,宛若星辰的眼眸,深深迷惑了雨菲的心。曾几何时,她也遇到过这么一个人,只可惜终归不是一路人。雨菲想起了往事,不由得伤感地摇了摇头,陷入了回忆。

那是十年前了,雨菲当时还在东莞电子厂打工。作为一名普通工人的她,不甘于平淡的人生,就一边打工一边学起了电脑。但那时候的电子厂里根本不缺普通员工,随便一个初中毕业生都可以去做。所以雨菲经过一番细思量后,就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很高的目标:她要坐办公室,做一位小白领。

雨菲不同于其她女孩子,光说不做。她给自己制定了目标后,就开始一步一步向着这个看似艰难的目标奋斗。

除了白天定打不饶的八个小时,雨菲一有空就去电脑学校。她先是报了一个五笔速成班,当时人们打字还没有现在这么先进。现在大家在电脑上打字,不会五笔的只要会拼音也可以打出字的。但那个时候不行,那时的电脑学校最简单、最入门的就是学习五笔。

雨菲凭着自己坚韧的毅力,把这些让人头疼的字根写在一张白纸上面,她端端正正地把这张白纸贴在床头上。每天睡觉时背一遍,起床时再背一遍。嘴里来回重复着“一地在要更,上是中国同,和的有人我,主产不为这,民了发以经”这些一级简码,或者像神经了一般念念有词“王旁青头盏五一,土士二干十寸雨。大犬三羊古石厂,木丁西。”

就这样,功夫不负有心人,雨菲终于在一个月后过了打字的难关。然后她又报了个外企高级文秘班,把制作表格和排版学得滚瓜烂熟。等到这些都学成了之后,雨菲毫不犹豫地辞职了。她准备跳槽,去一个可以让她施展抱负的新厂里去干。

最后经过自己的挑选和朋友的介绍,她去了一家叫“新龙”的电子厂工作。由于她毫无工作经验,所以就先暂时任文员一职。

文员看似很简单,就是给员工打饭卡和制作钟表上的电脑纹(一种商标,类似于现在的二维码)。因此雨菲平日里非常悠闲,闲下来的她,就跟办公室里其她的文员一起聊聊天,唠唠公司里那些高层的闲话。

这天雨菲做完了自己的分内工作后,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叫小娜的文员忽然对她说:“喂,美女,你觉得咱们厂里的男生哪个长得最帅?”

“呵呵,我觉得她们长得都很帅啊!”雨菲笑了笑回复到。

很显然,小娜对雨菲这种和稀泥的态度非常鄙视。因为随即她就向雨菲抛了一个大大的白眼“你呀,说了跟没说一样!从你嘴里掏句话真是艰难啊!”

雨菲一下红了脸,因为她真的没注意那个男生长的帅。她平日里除了工作就是下班回家看看书,对男生好像没什么兴趣。这么一想,她被自己吓了一跳,刚刚才二十岁的年纪,她怎么会对男生不关注呢?太可怕了!于是她决定向小娜取取经,看看什么样的男生才可以称之为“帅男生”。雨菲红着脸,看向小娜:“那你觉得咱们厂里那个男生最帅呢?”

见雨菲问自己,小娜又揶揄了一下雨菲,然后才慢慢分析到:“据我平日里的观察,咱们厂有三个帅哥级的人物,那就是‘张生、李生、黄生’这三个人都是东莞本地的,黄生和张生已经结婚,就这个李生还没有结婚,最重要是他帅啊!我就没见过这么帅的人!要是能做我老公该有多好啊!”小娜一边说着,一边还使劲儿吸了几下口水。小娜花痴的样子,立刻引得雨菲恶心不已,雨菲不停地在心里鄙视她:小娜,你个死花痴,看你那口水流的,真丢咱们女生人啊、、、、、、

当然了,小娜根本不知道雨菲此刻在心里对她的诽谤,依然一脸春光地望向厂门口,仿佛看到了李生正一步一步向她走过来。

正在这个时候,工厂里一阵窃窃私语:“快坐好,上边来检查了!”

“都给我闭嘴!好好干你们手上的活,别把钟表外壳给我磕花了!不然我扣你们工资!”一位拉长警告线上员工时那尖锐刻薄的话,传进了雨菲的耳朵里。外面谁来了?为什么拉长们要这么紧张?雨菲受到大家的影响,也不免有点紧张。小娜也端端正正地坐好,装模作样地拿起一份文件看。

一瞬间大家全都坐得端端正正的,除了传送带低低的轰鸣声外,地上就是掉根针,也能听得见。一时间静怡而紧张的气息弥漫了整个车间。

就在大家紧张不已的时候,门外走进来了一群人,这群人以黄生、李生、和如月主管为首。当然了,在这几个主管的正中间,有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正被他们拥簇着,一步一步向车间走了进来。这个男人就是新龙电子厂的副厂长:梁浩天。

梁浩天今年大概三十四五的年纪,身板周正,笑容安暖。他那黑黑的剑眉、轮廓分明的脸庞、清澈得宛若星辰的眼眸,顿时紧紧地勾住了雨菲的心。随着他对主管们稳重的训话和频频扬起来的手,雨菲就远远地看到了梁浩天的手。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啊,青葱修长的手指,每一个指尖都圆润饱满,白皙细长,就像是一位钢琴家的手那样让人着迷。

雨菲的心里一阵激荡,不由得想起了小娜曾经问他的:“雨菲,你说在咱们厂里,那个男生最帅?”

此刻雨菲心里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,她默默地在心里说:”要说帅,厂里当然要数梁浩天最帅,除了他,又有谁能有如此大的气场呢?“

02.他的温柔

快下班了,梁浩天也走出了车间。小娜向雨菲悄悄道:“美女,上次我给你说了,在咱们厂最帅的是李生。可是这次,这次我要重申一下我的观点,因为自从我见了梁副厂长后,我觉得现在厂里最帅的人是副厂长梁浩天。美女你觉得呢?”

听了小娜的话,雨菲破天荒的点了点头:“是的,我也觉得梁副厂长不论是长相还是气场,都要胜李生一筹。”见雨菲同意了自己的观点,小娜不由得双眼放光,口水直流:“梁副厂长,我要是能做你的老婆该有多好啊!你怎么可以长得那么帅呢?”

"、、、、、、"

雨菲无语极了,直接选择无视小娜,收拾完东西,雨菲站了起来,这时候下班的时间也到了。雨菲随着拥挤的人流,走出了车间,向自己的出租屋走去。

进屋后的雨菲,忽然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,于是就准备到菜市场,买点肉类改善下生活。要知道雨菲虽然看起来很瘦弱,甚至有点弱不禁风,但她却是一个十足的食肉动物。因为她基本每天都要吃一顿肉,不然她总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胃。平时都是如此,更别说今天过生日了,所以她一定要多买点东西,大饱口福。

可是就在雨菲徜徉在菜市场选肉时,忽然迎面走过来了一个高大的小伙子。这个小伙子走近了雨菲,猛地用身子把她用力一撞,娇小的她瞬间被撞倒在地。看着突然出现的小伙子越走越远,她不由得暗暗皱了皱眉头:今天真倒霉,出来买个东西也能被撞倒!这样一想,雨菲的心情瞬间不好起来。她不再想继续逛下去了,就随便停在一个卖鱼的摊位上,准备买点鱼拿回去炖个汤,再做碗西红柿鸡蛋面算了。

可是当她掏口袋时,却发现钱包不见了!这个发现,让她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,要知道她一个月的工资可都在里面啊!鱼买不成就算了,可是以后的日子难道不过了吗?这个月还有二十五天,难道天天要饿着肚子去上班不成?越想越悲催,雨菲沮丧地向回家的路走去。

只是忽然,一堵厚厚的墙挡在了雨菲的面前。沮丧的雨菲正准备生气,但在抬头的一瞬间,她就轻轻地把愤怒咽进了肚子里,甚至还挤出了一个明媚的微笑。原来她撞住的人正是梁浩天。

“梁副总也是出来买菜吗?”雨菲试探地问道,其实她心里根本不觉得他是来买菜的,因为厂里的他看起来是那么的高高在上。

“是啊,是出来买菜,今天我老婆生日。对了,你怎么认识我?”梁浩然回答了雨菲的提问后,又疑惑地问道。因为他对眼前这个女孩子没有一点印象。

原来梁副总上次来厂里转了一圈,却对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啊!也是哦,厂里那么多人,他怎么可以记得自己呢?自己又不是他的谁,况且他还结婚了。想到梁浩天刚说的给老婆买鱼,雨菲不由得一阵心酸,但还是笑着说道:“我也是新龙电子厂的员工,上次你进过一次厂里,我见过你,所以知道你是梁副厂长。”

“哦,呵呵。原来是这样,是我太健忘了。对了,你也是来买东西的吗?怎么没见你买?”梁浩天见雨菲什么都没买,就奇怪地问她。

“唉,我够倒霉了,刚准备去买鱼时,被一个高个子男孩撞倒。然后,然后我的钱包就不见了,里面还有我一个月的工资呢!现在可好了,什么都没办法买了!”雨菲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。

梁浩天见状,也不知说什么才好。出于同情,他打开自己的钱包,拿出了几张百元大钞递给了雨菲:“给,你先拿着,既然是一个厂里,那你以后钱不够用了吭一声,等什么时候有钱了再还。要是没有,就不用还了!”说完这些,梁浩天就头也不回地走了。留下了雨菲一个人站在那里拿着钱发呆,过了一会儿,她清醒了过来,才连忙举起钞票大声喊道:“我会还你的,我一定会还你的!我叫徐雨菲,徐雨菲!”拎着一条鱼正要走的梁浩天扭过头冲雨菲笑了,摆了摆手走出了喧闹的人群。

梁浩天走远了,雨菲还握着钞票站在原地。这个样子的她,站在菜市场热闹的人群里显得特别醒目。就连刚才偷她钱的那个男孩子,都忍不住想再去偷她一次了,只是看到了城管,那个贼子才赶快溜之大吉。可是这一切雨菲都不知道,她只是傻傻地站着,心里被一种温暖紧紧地包裹着。

对于此情此景的雨菲来说,以前对梁浩天的仰慕全化成了感激、感动和一丝爱意。而这种感激和感动,迫使雨菲身不由己地爱上了梁浩天。因为在雨菲的眼里,他的细腻、和他对下属大咧咧地关爱,还有他的善良,足以让她不顾一切地去爱他。

有了这次的接触后,雨菲常常会在上班时向工厂大门口张望,她是多么渴望看到那个高大的身影。她还会在打完文件时,一个人发呆。话也少了,精神恍恍惚惚,时不时偷偷笑几下。看到她这个样子,同在一个办公室的小娜,不由得身上皮肤一紧,鸡皮疙瘩起了一身。还在心里暗暗地想:这徐雨菲莫非是吃错药了,最近怎么这个状态?马上就要盘点了,她这个状态要是出事了咋办?

小娜的担心不无道理,现在正是六月份,厂里一般六月、九月、十二月,都会盘点一次。每次盘点不论拉长还是主管都非常谨慎,因为一不小心,就会有一大单的货被打回厂里返工,到时候厂里的损失是非常大的。犯错误的那些员工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,除了扣工资外还会被开除。别看她和雨菲就是一个文员,可是电脑纹这东西也很重要,打错一个,一批几十万的货都会被迫重新返工。平日里小娜到是不担心,只是雨菲现在的心不知道飞哪里去了,所以作为同事的她,还是很担心雨菲会出什么差错。

小娜的担心终于应验了,因为雨菲被主管叫进了办公室。原因是有几个粉蓝色钟表,是属于尾数的那种,电脑纹被雨菲打成了蓝色。粉蓝色和蓝色电脑纹数字上就错了一个“3”,可正是因为这一个“3”字,却让厂里将近二十万的粉蓝色钟表全部返工。这些钟表的电脑纹全部要重新贴,真是费时又费力!

主管不停把桌子拍得“啪啪”直响,一声又一声地训斥着,甚至说到了最后,还让雨菲收拾东西,滚出这个厂!

雨菲低着头被主管骂了半天,一下都不敢抬头。一是她自知理亏,二是给厂里带来那么大损失她真是挺过意不去,她觉得挨下骂也是应该的。可是听着听着主管的声音不见了,她羞愧地抬起了头。正好对上了梁副厂长那探究的眼光。

“你打错了几个电脑纹?”梁浩天严肃地问。

“六个,六个电脑纹尾数打错了。”雨菲坚定地回答。

“那么你敢肯定以前打的都没错?”梁浩天不放心地追问了句。

“我确定!因为这批粉蓝色的钟表是一个月前做的,这个月只是清尾数,可能前几天,前几天我的钱被偷了,心情不好,所以影响到了工作,才导致失误。主任,梁副厂长,你们放心,我一定不会再犯第二次了。”雨菲赶快解释道,其实她根本不敢说出实情,可是梁浩天居然就信了。

他望着雨菲,温柔地说:“以后不允许把生活里的情绪带到工作上了,你要知道,你随便的一个马虎,带给厂里却是巨大的损失。这样吧,罚你五十元,你去财务科签个罚款单,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。”听了梁浩天的话,雨菲的泪水啪嗒啪嗒地自脸上流了下来,在她心里对梁浩天的爱慕又多了一层。

癫痫性头疼的危害是什么
河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癫痫病是什么引起的啊

友情链接:

讹以传讹网 | 跳舞游戏 | 世界之最大的蛇 | 东城小升初 | 百花缭乱无修 | 九一八事变经过 | 新科空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