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女生时尚网名 >> 正文

伤·影

日期:2022-4-1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我。

我叫庄思影,是唐朝宰相的千金,18岁,我爱上了一个叫卫蒙的将军,他爱我,说上天注定让我们相爱,否则天各一方,孤独而死。然而19岁,我却成了公主,将不得不与蒙分离。

离。

枫叶红落的那刻,我梦想着与蒙一起看着潮起潮落,花飞在雪际,而梦醒,我却是一个高贵的王后,望着黄沙旋舞,孤自在渺茫的天地间。

那夜很凉,我独自坐在院中冰冷的石凳上,母亲和下人们都相继睡去,蒙和父亲却还未回来,夏日的花园中昆虫也多了起来,听得入耳,便无法入睡,呆在紫藤花架下,看着流星远去,带走的往事在夜中消散,低头借着摇曳的灯数着残存的花瓣。

不觉得睡去,我感到了他的温暖,但我没有醒,依偎在他的怀中,他用手抚着我的发,很轻,月光流过,不留一丝的痕迹,他吻了我,滚烫的泪珠在脸颊滑过,却不是我的,我触到了他的忧伤,

天色微明,从梦中醒来,躺在床上,奶娘说,半夜老爷回来,看到我在亭子中睡着了。就让蒙少爷给我送回来了。见到父亲,他告诉我突厥入侵,正是蒙这样男儿立功报国之时,昨天夜里,皇帝已经下诏派卫蒙率领十万大军去剿灭敌军,天色还未亮就已经出城去调兵了,我问父亲,还可以再见到蒙吗?他笑了,怎么见不到呢,他日我军大胜之时,便是你俩的成婚之日,而今天,你可以带上长安的清风乐坊去为我天朝的勇士们送别。我的脸红了,低头跑了出来。

十里长亭,送别的百姓很多,我们温足了酒,为将士们誓别,悠扬的乐声,谱尽华夏之威,我望着蒙,将纯白的绢系在他的长枪上,无人言,都是在默默地祈祷,目送着三军远去,消逝在滚滚尘烟之中,我哭了,在家中,每日都和母亲一起为他祈福。

二十日后,父亲被匆匆召进宫,很久很久才回来,沉默地呆在书房,繁华的府邸,是如此的扎目宏伟,点亮的烛光,照透了半个夜空,父亲一个人独自在那,,在母亲的再三追问下管家开口说,败了,十万大军都死了,我听得很清楚,一字一句,我晕倒在地,我只觉得蒙告诉我他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母亲很慌张,平静的庄院在喧杂中慢慢地暗去,睡着。张医给我扎了几针,醒了,我的脸色很苍白,立了一堂的人也都慢慢散去,我独自躺在床上,闪烁的烛心在夜中洞明,院落的花香随风游走充满着室内。淡淡的苦涩,幽深的夜,花开花落,进行着生死的轮回,那刻,我告诉自己,我长大了。

去边塞探寻蒙的踪迹,那怕是尸体,也应让我抚摸着他的冰冷的手而绝望,但那也许只是不可实现的梦想,消逝的冰花还会再重塑回原来的模样吗?我知道,一切都只是空白。

我唯有在家中等待鸿雁衔来蒙的信件,或者是父亲从宫中带来的只言片语。

等待着,很远很远的日出,一个人看着,花香与檀香的变幻,潮起潮落,命运如此重来,却由两个人的开端,留下一个人的伤悲。

十日后,依旧没有任何音讯,但边关的公文却来得更加频繁,天朝江山正一寸寸地消逝在突厥的铁骑之下。流民,充满着京城的大街小巷,皇帝决定了。

父亲回来的时候,夜已中天。他说:皇上已经决定用和亲的方式去平息这场战争。也许忧伤,也许喜悦。他没有过多的言语,留下漫漫的黑夜在时光中回响。在书房,他告诉娘,和亲的公主将从朝中大臣的女儿中选择一名……

那就是说,我家的思影也在其中呢。无言的时空,在此刻暂停。门外的我,懂了,冲进书房,母亲深情地望着我,也许根本选不上我,母亲在竭力解释。父亲无奈地走了。看着他的背影,我彻底地绝望。

一切如我想象的那样现实,我走了,坐在雕龙画栋的锦车中,金蓝的流苏低垂在风中。送别的人一如那日的百姓,却离了温酒的记忆。乐队的奏声低沉,在沙中嘹亮,绵延几里的仪队,显示着盛世王朝的桀骜。

在路中停了一刻,一个衣着破烂的男子,挡住了去路,他问先锋官这是何事,来处是否是京都长安。就匆匆地离去,一切都只在滚滚的黄沙中开始。我卷起车帘,却只看到他的背影,是蒙,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相似,但却一步步消逝在我的视线中,先锋官告诉我说,那人自称是卫蒙将军,我笑了,手中的琴弦断了一根,掩埋的喊声化为泪水,打湿想念。车依旧远去,断的那根叫思弦,故都的长安成为了一个渺茫的记忆。

到达沙漠的腹地,我们受到了万民的朝拜,我看到了王,一个年少而意气风发的单于,看到他,我才真正了解了,一个希望兼并天下、统战四方的马上君主的气概,他接见了我。

那日,我才真正意识到我离开了蒙,永远离开了蒙,成为了一个受万民仰拜的王后,王对我说,他的最大理想是率领英勇的突厥部落,去征服四方,完成他父亲的遗愿,但是当我从车上走下的那刻,他爱上了我,一个中原的女子,他放弃了干戈,他要让自己的子民休养生息,发展生产,让我成为最幸福的王后,我笑了,但我知道这对于他,一个仅有二十五岁的单于来说,意味着什么,他携着我步上汉白玉的台阶,向全天下的人宣布了和平。原本我只以为只有中原长安才有的气势恢宏的建筑,这里也有,万里黄沙屹立着不朽的神话,镌刻着古老圣者的容颜。在风中,慢慢与沙融为一体,成为纯黄的突厥王权。停留片刻,我却似乎感到这里更加的透澈、灵静。

时间就这样一日日滑落,跌进深渊,遗弃了我的一切记忆,夕阳落尽,我会一如既往地站在山头,望尽长安,等待着风儿带来蒙的一切。

一日,小玉匆忙地跑来告诉我,蒙将军来了,要见我,我麻木了,呆呆地站立在那里,待到醒来,我忙奔出门外,却没有蒙的身影。街市的买卖依旧喧嚷,小玉在一直的为自己的说法做解释,但我却没有一丝责怪,只是失去了听觉,这也许是心中的幻想罢了。我转身准备离去,只把他当做一场美丽而忧伤的梦。

一个小孩叫住了我,尊贵的王后,你的一个朋友让我把这交给你,丝绢,浸着沉醉的兰香,我认识,那上面有我亲手刺上的蒙字,是我亲自为他系上的,泪水打湿的往事,滴落下鲜红的记忆。蒙来了,他约我在石屋客栈见面。去还是不去,我迟疑了,因为我是一个尊贵的王后,因为我早已是他人的妻子。夕阳沉落,我告诉了王,我的长兄蒙来了,王很高兴,我换上了汉人的服装,拂去岁月的尘埃,去见蒙,有些喜悦,有些伤感。依旧如前,你我的爱没有变化,而如今相见,我却早已为人妻,却非你。我问你,能不能带我走,只要一起,我可以忘记长安,忘记王庭,他沉默了,但又说,会的,一定会的,但要等到他再为国家效力一次以后。

他抱着我,立在窗前,手拂过秀发,很轻,月光浸透着整个沙漠,淡淡的草香,飘散在每一个角落。望着远方,在这唯美的画面背后的依旧喧嚣通明的长安。却将我遗忘的仅有背景,那渐渐远去的直至渺茫的背影。他留在了王宫中,成为了王的一名侍卫,我们却很少见面。

王死了,在那个夕阳将尽,大漠一片平静的时刻,王死了,倒在了我的宫殿中,当我推开门,望见他,我很伤心,而王没有,他看见了我,毫不犹豫地闭上了双眼,依然是那位威风凛凛的突厥单于。我哭了,蒙拿着刀,站在殿内,没有言语,我问他为什么,王为什么要死,你为什么要杀他,难道是皇帝的旨意吗?他望着我,放下手中的刀,拥我入怀,那刻,我彻底地忘记了一切,他抚摸着我的秀发,说,影,别恨我,你父亲说,只有王死了,我们才能在一起,而今天,他又知道了我并非你的兄长,我也不想杀他……

结束的开始,在那鲜红的现实记忆中,继续着,却是另一个我不在乎的故事,而我却是主角,开始前,我的心却已经结束。

我告诉他,我是王后,我要去造福我的子民,屋外的夕阳,早已落尽,黑色笼罩着一切,我感到了寒冷,那种从心中散发出的冰冷。

第二天,我听说了王将突厥的大军调到了中原边关,印证了我昨夜听到的万马奔腾的响天彻地,留下一段浑浊的记忆,在沙漠古道上被沙掩埋,忘记。

难道是蒙调的兵?不可能,他怎么会让突厥与王朝为敌,我停止了离去的脚步,转身回到了王庭,王符昨晚被一个身着突厥服的汉人拿走了,我懂了。数十万的铁骑正在边关蓄势待发,我无奈留在了宫中,等待着日出日落,也许多看一天的日出,和平就会多维持一刻。蒙来了,他告诉我,父亲要见我,没有表情,一切对白如此的简单,走了。跟在他的身后,我感到渐渐的陌生,停下来,我问他调兵的事,他承认了,为什么?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?他没有回答,只是让我等待父亲的回答,也许他的回答会更清楚。

出了城,见了父亲,一身戎装,他很高兴,祝贺着我将成为全天下最尊贵的公主,也将与蒙永远在一起。我不懂,但当他命人拿出那件纯黄的龙袍,我明白了,一切都明白了。那我是什么呢?也许只是他早已预料中的一步棋。

我离开了蒙与父亲,正如从前在府中等待着父亲与蒙深夜归来那般,我伤心地哭了,但我却不想让泪触地,因为我已是突厥至高无上的王后,虽然我不爱王。

告诉我自己消失在黑夜中,我的余生将在大漠中完成王的梦想,孤独而死。

路过的汉商,谈起忠勇侯卫蒙,不,应是公孙蒙,他因替皇帝除掉了篡位的庄氏,而被赐姓公孙?????

也许欲望就是如此,世上没有人能够舍弃欲望,纵使真爱,日出,欲生,日落,情灭。如此一生,也罢,长安太大,大的让人窒息。

他。

我叫卫蒙,是王朝的三品将军,我有一个深爱的女子,叫庄思影,而她却成为了突厥单于的王后,那刻我却躲藏在阴暗的角落中。

庄伯父告诉我,我的父亲叫卫墨,是王朝军功卓越的将军之一,但在20年前,我三岁的那年,因为与先皇的分歧,而遭灭门,我是他拼命私藏下的唯一的卫家人,从那时起,皇帝,这个统辖万民的君王,被我深深仇视,伯父从小教我武功,说,只有练好了才有机会报我的杀父之仇。

十五年后,十九岁的我,被封为将军,也与那个朝夕相处了十几年的师妹产生了情愫,在宫中,我一直的寻找着机会,去刺杀他,虽然那只是他父皇的错。

那天,突厥入侵,他急忙的召见我和卫大人进宫,天明,十万精兵高举着卫字,在风中烈烈作响,十里别亭,她奉父亲之命来为我送别,将酒温足,在我的枪上系上雪白的丝绢,一饮而尽,十万兄弟热血而前,她想哭,却没有,也许不想让我在战场上有半丝的牵挂。

日明月暗,我们的兵在那茫茫的大道上,留下深深的烙印,风沙迷失了我们的眼睛,原本一处绿草如茵之地,却被胡马的铁骑踏的不堪入目。风沙吹散了我们的队伍,掩埋了尸体,我们败了,在敌人的铁骑强盾下,尚未休整的我们,在路途中被败了,士兵的鲜血染红了尘沙,漫透了落日,黄沙过尽,仅存的残旗在风中怒吼,回首望去,遍地的刀剑折射出死亡的冷光。我被带到了王庭关了起来。

许久后,我与前来送饭的士兵聊了起来,他带着自豪乃至于自傲的语气告诉我,王朝的皇帝,向他们年轻的单于求和了,并在几日后,将把王朝最尊贵的公主嫁到这来。

他走了,一个神情骄傲的士兵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,留下那段永远萦绕在我耳边的自满后的凄凉。

夜色迷茫,流露出无法猜测的神秘,我掏出了匕首,抚摸着那已干裂的丝绢,血色的痕迹依旧艳丽,我选择了离去,逃回那繁华一世的长安。纵使皇帝问罪,但也许还能再见影一面。

茫茫原野,哪儿又是长安的所在,我不知道朝向何方,倒在地上,我绝望地忍受着风沙掠过。我不能死,始终在心中默默告诉自己,影在长安倚栏凭望,等待我归去。

一队商人救了我,在风沙已经埋了我半个身子的那天,他们救醒了我。穿越了漫长的关路。回到了长安,大街小巷议论着公主出嫁的话题,见到庄大人,他很无奈地告诉我了一切。而你此刻却已在北去的路上。

夜,静的出奇,可以听见每朵花残败的声音,风一直吹,从北方来,掠过你走过的足迹,吹拂我的衣襟,我又能如何,孤独天涯,静静地死去亦或是去找你一同离去,庄大人阻止了我。一切的年华就这样平淡褪去,我独自在后院闲逛,却听到了你父亲与几位将军的谈话,潜入密室,看到了很多很多记忆中父亲的遗物,与一道皇旨。那刻,我笑了,后来通过几位幸免下父亲的生前好友,一切都水落石出。你父亲竟然是我的杀父仇人。我假装不知道,依旧在宫中庄府来回,没有了你,只剩下一具僵硬的尸体在受着仇恨的使唤。

他告诉我,时机成熟了。

子夜,我独自的去往突厥,他的命令便是接近你,杀了单于,用单于的王符调走突厥铁骑,制造一场虚无的战争,我答应了他,为的只是与你的一面。或者在事后与你浪迹天涯。在王都见你的那刻,我的心似乎枯竭,每天面对着你,我不想让这一切事实隐瞒着你。但为了我的父亲,我只有选择忘记你的存在,等到单于躺在我的脚下,再向你说明一切的一切……

突厥的夜远比长安寂静,铺了一层银辉,在我的视野中渐渐远去。苍茫的夜晚,没有太多的尘埃,我望着白玉上烛光摇曳的图案,一缕青烟,所有的希望都袅袅而升,融入到虚无的世界中,兵如期而至,驻扎在边关对峙着。号角长空,响彻在不眠的干戈之地。他在长安奏请了皇帝而把全国的军队派到边关。

那夜,你来了,他轻轻说出了最终的目的,他要自己登基为帝。那刻,我看到你苍白的脸在风中抽泣,你离去了。月光很淡,如灵的沙漠在风中变幻,夜色凄凉,我随即离去,却没有去找。荒废的古道,我独自一人,踏风而过,在宫中,我面见了皇上,他不信我的只言片语,但为了自己的皇位,他依然把兵权交给了我,摇曳的宫灯,死寂的夜,偌大的宫殿内充斥着死亡的气息。

庄大人回来了,率领着自己的本部人马,径直闯进宫中,那里很大,他骄傲地说。从今以后这里将是我统领万民的王者之地,我就是至高无上的权利!他错了一阵鼓响,无数的禁卫军将他们包围,虽然人数不及叛兵,但是处于万发弓弩下,他们却显无势,面对着我,他让我突围,直取皇帝头颅,我一阵笑,鲜红的血流了出来,一滴滴映红了他铠甲内的黄袍,甚至来不及说声“你是叛徒”。

其他人都降了,庄家的人都被捕了,关在天牢,却没有你,我问了所有的人,没有回答,你根本没有回来。

天亮,雾散,朝会依旧,午时三刻,庄家人都被押到了菜市场口处死了。

日落,夕沉,朦胧的细雨开始大了起来,一夜未停,洗刷了昨日的一切遗迹,也洗去了一切的凄凉记忆。

日出鸡鸣,人们又如往常一样买卖,似乎一切不曾在这里发生,长安太大,太过繁华,让人们在此只会感到欲望,只会有一日的记忆,随后忘记,重新开始。

我拒绝了皇帝的高官厚禄,独自一人在那苍茫的边关塞野,牧羊而歌,望着夕阳,忘记回忆今天的故事。

冥冥中,似乎记得一个素衣女子在长安倚栏唤着蒙,待我归去,重新开始,在黄昏时刻,也许在此会与她邂逅,而解清我的心伤。

聊城治疗癫痫病医院
怎么检查男性癫痫才能确诊
佛山癫痫病的治疗费用

友情链接:

讹以传讹网 | 跳舞游戏 | 世界之最大的蛇 | 东城小升初 | 百花缭乱无修 | 九一八事变经过 | 新科空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