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哦哦电影 >> 正文

苦恼:拿中国纳税人的钱为美国干活?

日期:2020-11-1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(文/谢强)我曾经为了自己所从事的研究工作很为苦恼:一个很边缘化的研究领域,同时对于国计民生又非常重要。我研究中的一个方向是电力系统的抗震研究,特别是变电站大型电力设备的抗震研究。

电力系统作为社会基础设施系统,在生产和生活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。2008年汶川地震对电力设施造成了很大的灾害,其后续的恢复时间耗时非常之长(具体的时间不说)。日本1995年神户地震后,在一周之内,所有的电力供应全部得以恢复。2011年日本3.11特大地震带来的核电站的情况就异常严重了。

2008年地震后,我受委托在一年内共计八次前往地震灾区,对30余变电站震害进行了详细的考察,并且就灾后重建提出了建议,有些得到采纳和工程应用。之后,申请到了课题资助,对电力系统的抗震进行研究。这一领域的研究在1976年唐山特大地震后曾得到重视,由政府持续投入进行了相关研究工作,并且出版了我国的相关国家标准规范。32年以后再发地震,很多当年的研究人员均已退休,有些人已经80余岁,还要请出来做专家。老前辈们也是不得已再次出山。

我们的研究在国内显得很孤独。一次偶然的出国交流机会,使得美国同行很吃惊:中国人也做这个研究?然后是他们的标委会主席邀请我加入他们的标委会,进行北美标准的制订和修订工作。我们小组的很多工作,美国也没有做过。他们标准的一些数值分析计算结果没有经过实验的验证,这样的实验太复杂,很难完成。幸运的是:我们在2009年底就完成了这样的实验。该主席说:你们这个实验是国际上本领域已知的第一个实验,希望将实验成果针对标准的修订,写入标准之中。对我个人而言,也许是一种荣誉,但是静下心来我想:我是否是拿了中国纳税人的钱在为美国人干活?

事实上,我也是中国这个相应的国家标准委员会委员,也在参加标准修订的时候建议将我们的成果写入国家标准,但是阻力重重:(1)我们的标准很落后,非常粗糙,正真执行起来也非常难;(2)新的内容要进入标准,还没有被国内同行认可,而且关键的是国内小同行太少。虽然经过我在中国标委会屡次建议,还是没有成功。一位委员同情地对我说:“我们的标准就是参考美、日、欧标准的,你先把它写入美国标准,10年以后我们修订下一版的时候,再把它从美国标准中移过来。你就搞一个曲线救国。”

他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情:2008年大地震后,国家某部委邀请了一些国外专家来中国,针对电力系统的防灾,举办一个高层论坛。日本的一位朋友(我常和他交流)后来在北京参加会议。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:“我在你们北京开会,这个会议的主题就是你所研究的部分。当时接到这个邀请函,我以为你肯定会在中方的参会人员中,所以没有联系你。来了以后居然没有看见你。你们的代表好像都很牛,说的话题都很宏观,但能够看出来没有一个是这个行业搞研究的。”我说:“这是一个高层论坛,出席的都是中国的院士,主要是级别太高。我是一个副教授,层次太低,出席不了这样的会议。你也不要以为我们请你来是想解决问题,更多的是一种姿态而已。无法和同行交流,你全当是参加了免费的北京三日游。”

我既非五毛,也非五美分。研究成果出来了,谁愿意用,谁就拿去,就当是为了全人类。o(∩_∩)o哈哈!!!

佳木斯什么医院看癫痫病好
女性癫痫病会遗传吗
云南癫痫治疗专科医院

友情链接:

讹以传讹网 | 跳舞游戏 | 世界之最大的蛇 | 东城小升初 | 百花缭乱无修 | 九一八事变经过 | 新科空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