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跳舞游戏 >> 正文

被遗忘的时光

日期:2022-4-1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2004年的平安夜,小雪过得不平安,她是被120急救车拉走的,在医院里度过了安全期后,凌晨四点让朋友送到了她平时感觉寒冷,此刻却感觉温暖无比的家。

(一)

“平安夜,单位要组织去凤凰山庄集体活动!”当工会主席宣布这一决定的时候,会场一片欢呼回应声。

凤凰山庄依山傍水。当旅游车把一行人拉到山庄的时候,正值夕阳西下!冬天的夕阳像是特别留恋这人间美景,迟迟不肯落下海面。小雪从车上下来,好像有点晕车,同事们都欢快地站在高处,欣赏着眼前的美景。小雪则跑到一个无人处,吐了几口酸水。往常,这样的场面,身后总会有他站在旁边,嘘寒问暖,而此刻他冷冷地站在远处,像是有意回避。小雪瞟了一眼他,心里涌起一股酸酸的味道。没人知道她这个有夫之妇正热恋着这个有妇之夫。

小雪调到这个单位的时候,恰巧和他一个办公室。他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一天听不到他一句话,只是拼命地抽烟。他还有一个让人一听就难忘的姓氏“刁”,——刁世铎这个名字已经被单位的同事简称为“老刁”,甚至有人戏称他“刁德一”。最初小雪特反感这个男人。“哼!一个不顾及别人感受,在公众场合随意抽烟的人,肯定是一个素质很差的人。”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个男人身上那种莫名的神秘感让小雪有些好奇,他那忧郁的神情,像一根幽幽的绳索,拉近了小雪此刻正游离在婚姻边缘的心。

“中午要上交职称原件,请各个处室收集后上交人事处。”正在犹豫如何回家去取。

“我骑摩托带你回家拿吧?”小雪感激地坐上了摩托车,坐在摩托车后小雪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这么近的接触,一种莫名的异样感让小雪有些拘束,但她还是一只手抓住了男人的衣服,一只手抓住了摩托车的后扶手。

“上楼坐坐吧!都到家门了!”男人没有推辞。

落座,沏茶后,小雪急匆匆在房间里找证件。

男人打量着客厅,电视墙的背景设计是一幅三羊开泰图,一只小羊羔在低头吃着地上的嫩草,体态肥美的母羊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孩子,旁边的公羊则在抬头仰望天空,好似在用宛转悠扬的歌声传达着他们幸福美满的生活。洁白的沙发巾搭在暗黄色的沙发上,让他感觉自己这不讲究的穿戴坐在上表面有点不自在。

“李工,你把家收拾得真干净!你真是里里外外一把手啊!你老公娶了你这样的女人真是福气!”

“呵呵,高赞了!”一丝对方没有觉察的失意的委屈感掠过小雪的脸。

“唉!我的老公能像你这么想,或者有半点知足,也算我没白干!”小雪心里暗想。

“女人不都是这样吗?”小雪敷衍道。

“唉,我家那位可不是!”

“你家嫂子不是不上班吗?”小雪疑惑地问。

“别提了,不上班,也不做饭,除了睡觉,就是游玩……”说着说着,男人居然抽泣起来,小雪有点慌,有点怜悯,有点同情,好像还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……

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,小雪成了男人的忠实听众,男人在小雪面前撩开了神秘的面纱,原来他的成长经历是如此艰辛,原来他的婚姻是如此不幸,原来他回家是如此压抑,原来他的生活里充斥如此多的不如愿,原来他的沉默不语背后有着这么多的辛酸苦辣,原来……

(二)

“按照上级要求,现在必须实现无纸化办公,上级给每人配备了一台电脑,单位统一进行培训……!”全体职员大会上,领导正规划着五年计划!单位全体员工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,人手一台电脑,所有工作都开始通过网络完成。

“你申请一个QQ号吧?很好玩的,没事可以在网上聊聊!”

“我不会啊,也不感兴趣!”

“我给你申请一个!”男人很爽快地给小雪申请了一个QQ号码。并且加了小雪为好友。

他们的聊天从面对面变成了电脑对电脑。

“吃饭了吗?吃的啥?回家休息一会再干家务。

“昨晚咋没上线,我等你很久啊!”

“明天好像有雨,记住带雨伞。”

“明天单位分水果,你拿出来放办公室里,下班后我顺便给你送回家!”……条条留言让小雪感动,温暖。小雪脑海里时常不自觉地和自己的老公做对比,每每此刻,小雪的心里总是酸酸的。

周末的傍晚,大雨疯狂地从天而降,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塌下来。“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,外面有饭局。”这样的电话小雪已经习以为常。走进餐厅,小雪把准备好的食料又重新放回了冰箱。干净、利落的客厅空荡荡,小雪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红酒,倒了满满一杯,然后顺势躺在了沙发上,她深深地虚了一大口,没有将酒立刻咽下,而是在嘴里细细品味了一会,她闭上眼睛慢慢咽下去的时候,两行热泪随即流了出来,混合着红酒的酸甜侵入了她的心田,此刻她感觉自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,游荡在这样的寂静的雨夜里。

“你咋不上网?我在等你!”手机短信。

小雪懒散地打开了电脑。登陆上了QQ。

“吃饭了?”

“没有!”

“咋不吃饭呢?”

“自己一个人,也不饿。”

对方长久的沉默。

“我想和你说句话……”

“啥?”

“我听到你走路的声音……就感到……心跳得特别厉害……我可能……可能……爱上你了!”

小雪的心狂跳不止,手心有点凉,头有点晕。恐惧感让她飞快地关上了电脑。

第二天,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,小雪不敢抬头,飞快地来到了自己的工作桌旁。抬头一看,桌面上多了一盆紫罗兰小花,那是小雪最喜欢的。椅子上多了一个靠垫,那靠垫的图案是一直活泼可爱的小山羊,一拿水杯子,里面是已经沏好的热茶,打开杯子,一股浓香的茉莉花茶味道扑面而来,小雪回头看了看背后的他,四目相碰,瞬间让小雪不知所措的将目光躲开了。

每天上班,桌子上的这杯热茶,成了他的功课。每次神情的回望,成了小雪感激的回赠。

小雪被完全地分离成了两个人。在单位,她像是一个公主,被这个男人宠爱有加。小雪咳嗽了,感冒药就会出现在抽屉里,那杯热茶也换成了姜糖水;冬日来临小雪的电脑鼠标套上了暖手的外套;夏日到来,一瓶昂贵的防晒霜放在了小雪的手提包里……。而在家里,她像一个佣人。小雪的无数次咳嗽声只能回荡在空旷的客厅里;小雪洗衣、做饭、打扫卫生嫣然是无需任何报酬的的保姆。这种公主和佣人的反差,让小雪心理失衡了……

“外面下雪了!”办公室一阵骚动。同事们忍不住放下手里的活,走到了窗前,观赏着大自然的恩赐——雪!小雪是冬天出生的,妈妈曾经告诉她,她出生时,如柳絮一样的雪片,整整下了一天。雪,盖满了屋顶,马路,压断了树枝,隐没了种种物体的外表,漫天飞舞的雪片,使天地溶为了一体。”雪”成了小雪名字的标志。小雪也对“雪”有了一种莫名的情结。小雪独自来到了大厅的拐角处,窗外朵朵雪花旖旎美态,精灵般的飞舞着,小雪眸子里多了几分醉意,眼角缀着淡淡的惊喜,她倚窗静立,遥听着片片飞雪呢喃私语。

“好美的一幅画卷!”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身后。

“我特别喜欢下雪!”小雪回应道。

“雪是雨的精灵,雪是雨凝结在面颊上的泪!”

小雪被这诗一样的语言震撼了,侧脸看了一下身边的他,四目相对的那一刻,一股无形的电流像一把利剑戳到了她灵魂最深处、最罪脆弱的敏感神经,两行热泪顺着小雪的脸颊流了下来。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,她想挣脱,感觉很无力,内心一股力量还让她顺从地紧紧抓住了他的手。

“下班去对面的草地赏雪景吧?”

小雪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着,像是着了魔,像是失了魂。他牵着她的手走在这白茫茫的草地上,他们没有说一句话,就这么走着,走着……小雪的精神已经走进了梦里的童话世界。他给她撑开了一把伞,她抬头感激地仰望着他,他顺势将她拥入了怀里,她好像已经好久没有被男人抱过了,脚下是雪花铺成的圣洁的地毯,身旁一个魁梧的男人为她撑着伞,远处鹅毛般的雪花为她跳着妩媚柔情、温柔缠绵的伦巴舞。小雪没有反抗,小雪已经没有了力气……

晚上,小雪失眠了!

(三)

“李工,你准备一下,这个周四你去参加今年的广交会吧。今年参展的项目和你们科室关系挺大的。”

“都谁去呀?”

“刁科长和蔡技术员。”

“刁科长?”

“咋了?”

“没事,问问!”小雪心里一阵狂跳。

广州的春天很暧昧,冷空气来的时候,她像是北方的秋天,冷空气一走,她仿佛成了夏天,令你捉摸不透,仿佛和小雪此刻的心境,她害怕和他一起出差,有渴望和他一起同行。

几天的参展活动,好像都忽视了彼此的存在,回到宾馆脑子已经疲惫的失去了任何思考功能,倒床就睡成了小雪每个晚上收工动作。直到最后一天,他们一起信步在广州的大街上。西湖路上的广州百货大楼,汇聚了全国最新潮的服装,来到了首饰柜台。

“我想给我老婆买个手镯。你们帮我选选?”

“这你得让小雪帮你,我可不懂。”蔡技术员说。

小雪心跳加速,莫名的醋意的妒忌让她扭转头。

“雪,你戴戴,我老婆和你的身材差不多,你能戴上,估计她就行。”

小雪极不情愿地伸不出来手,试了试,还挺合适。他付了款。一阵无聊的感觉袭上小雪的心头,她说有点不舒服,便匆匆回到了旅馆。

“噔、噔、噔!”有人敲门。

“是你呀!”

“累了?明天就该回家了,回去好好休息几天。今天是啥日子,你不会忘了吧?”

“啥日子?结束工作的日子呗!”

“我给你买了一件礼物!“他从口袋里拿出了刚才小雪试过的手镯

“给我?”小雪惊额地看着他。

“今天是你的生日,傻丫头,忘了?”

小雪心里一震,一股酸楚的、温暖的、幸福的眼泪涌入眼眶。小雪深情地抱住了他……

那晚的小雪被融化了,她失去了自我……

小雪变了,她变得爱打扮了,晚上她会提前想好明天的着装,她常常站在镜子前面,审视自己的身材,她好像回到了大学校园。以前反感抽烟的小雪,开始喜欢他身上的烟味。

开始关注他的行踪。注意他QQ和谁聊天了?是在接谁的电话?她会醋意他和老婆的一切生活内容。浪漫激情过后她会忘情地、不计后果地说:“铎,你娶了我吧!”每每此刻,男人总是紧紧拥抱,但却默不作声。这样的日子耗尽了双方的激情和无奈。小雪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……

小雪没有去上班。

“徐总,我今天有点感冒,发烧,今天不能上班了!”

小雪没有感冒,一种无形的恐惧感让她将自己的灵魂和躯体锁在了家里。她一会直挺挺地躺在被窝里,一会将身躯蜷缩成一团,可无论何种姿势,她的每个神经细胞和肌肉细胞都绷得紧紧的,脑子里不停地回放着和他在一起的画面,心灵带着恐惧而肉体上又被强烈的刺激所吸引。“我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痛苦之极的小雪由无声的哽咽变成了嚎啕大哭,她的哭泣有委屈、有无奈、有兴奋、有渴望……她像一艘行驶在茫茫大海上的孤舟,她想靠岸却不知岸在何方。在这个空无一人,宽敞明亮的房子里小雪肆意释放着自己的情感。

“李工,听说你感冒了?”闺蜜晓玉打来了电话。

“晓玉,下班有时间的话,陪我出去喝杯咖啡?”

“行,我安排一下。”

一杯卡布奇诺温暖的牛奶泡沫,温柔的包裹着咖啡的热度。而此刻小雪的心却有点冰凉。

“晓玉,我婚外恋了!”

“啊?谁?”

“刁!”

“他?李工,你有多好的家庭啊,儿子刚考上大学,老公有自己的事业,你多幸福啊!为什么呀?你喜欢刁的什么呀?你和他怎么会是一路人呢?……”闺蜜一连串发问。

“他懂我!他会关心人,他知道我的冷暖。”

“他不光会关心你,你离开这个办公室后,你知道他多关心小胡,小胡感冒了,他开车去单位外面的门诊部买了感冒药,又一次天下雨他还把小胡送回家了呢?他……”

小雪脑海里闪现出这样一个画面:有一天他们坐在海边,忽然他的手机响了,他看了看,没接便挂断看了。

“谁的电话,你咋不接呢?”

“不知道是谁的电话,我从来不接陌生人的电话。”

电话第二次响起,他再次挂断。第三次响起,他干脆关了手机。

“到底是谁的电话呀?”

“你咋那么多心事,你怎么和我家里的哪位一样,能不能不管我的事啊!”一丝无名的怒气挂在了他的脸上。小雪像是挨了一鞭子,她被抽到了冰冷的边缘。

晓玉的话让小雪心里产生了一阵恐惧……

(四)

凤凰山庄的平安夜过得热闹非凡。领导、职员举杯共庆,祝福新的一年顺利平安。宴席结束大家分头入住安排好的房间,有的在唱卡拉OK,有的在打扑克,有的在聊天。小雪拉起闺蜜的手说:“走,咱俩出去转转。”

山庄的夜色是那么得迷人,天上一颗一颗蓝幽幽的小星星,神秘地眨着眼睛,离我们是那么遥远。山庄的古朴典雅与冬夜的黝黑,将人置身于一种莫名的神秘环境里。小雪挽住晓玉的胳膊,在这寂静的小路上走着。不远处有一个凉亭,凉亭的建筑别具一格,远看像一个大蘑菇。一圈座位围绕着中间粗粗的圆柱,亭子的周围种植着一圈翠绿的竹子,整个亭子像是一座掩映在山庄里的翠绿的小山。

“去亭子里坐坐?”晓玉说。

走在前面的小雪,登上了亭子的台阶,抬头一看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。随后跟上来的晓玉也懵了。凉亭下小雪深爱的男人正和小胡缠绵在一起,晓玉想拉着小雪离开,可她怎么用力,小雪的两腿像是深埋在泥土里,纹丝不动。短暂的窒息,像是火山爆发,小雪失去了理智,她冲上前去,伸出手,在她那夜思梦想的男人脸上,狠狠地抽了一巴掌,这一巴掌像是用尽了小雪浑身的力气,瞬间小雪晕倒在地上……

小雪被抬上了120急救车。急救车上的小雪意识里自己变成了一片正在飞舞的雪花,冰冰冷、轻飘飘。泪水像是从深山最幽静处流出的小溪,冲刷着她内心最隐蔽的伤痛。病房里昏暗的灯光下,小雪的身上安放着心脏监护器。晓玉紧紧握着小雪的手。当小雪的老公走进病房的时候,小雪正潜意识地呼喊着: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要欺骗我!为什么……

此刻,小雪的老公,一个高大的男人,像是被狠狠地挨了一锤,这一锤像是砸在了他的脑门上,他赶紧蹲下,扶住了床边,抓着小雪的手,牙齿紧紧地咬住下嘴唇,两行热泪忍不住夺眶而出,他把头扭向一边,时而抬头看看窗外漆黑的夜,时而看看躺在床上还在喃喃细语“为什么”的小雪。男人起身离开了病房……

医院确定无大碍后,小雪被同事送回了家。

躺在家里七天,老公陪了小雪七天。他们没有语言交流,甚至连眼神交流彼此也都在回避,家里的空气令人窒息,恐惧……

第八天的早晨,起床的小雪看到了写字台上老公留下的一封信。

小雪:

我走了,单位有一个外调的工程,缺少一个工程师,我报名了。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我们的婚姻,想我们一起走过的路,你和我都应该有一段时间静下心来,反思我们这段婚姻生活存在的问题,都给彼此一个独立的空间吧……

半年后,小雪收到一个短信,“老婆,生日快乐!”

小雪手有点发抖,甚至还冒出了汗,她拨通了老公的电话说:“老公,我想你了!”一行热泪顺着小雪的脸颊流了下来……

郑州治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家
癫痫药物治疗是如何治疗的
通常引起癫痫病的原因

友情链接:

讹以传讹网 | 跳舞游戏 | 世界之最大的蛇 | 东城小升初 | 百花缭乱无修 | 九一八事变经过 | 新科空调